斩断医药企业“带金销售”的链条

摘要
【斩断医药企业“带金销售”的链条】近日,财政部公布了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通过与国家医保局对77家医药企业实施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后,决定对财政部有关监管局检查的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此次财政部与国家医保局首次进行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的合作,主要目标是集中于医药企业药价虚高的问题。(中国经营报)

  近日,财政部公布了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公告,通过与国家医保局对77家医药企业实施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后,决定对财政部有关监管局检查的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此次财政部与国家医保局首次进行会计信息质量检查的合作,主要目标是集中于医药企业药价虚高的问题。经查,部分医药企业存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有关规定的问题,一是使用虚开发票、票据套取资金体外使用;二是虚构业务事项或利用医药推广公司套取资金;三是账簿设置不规范等其他会计核算问题。

  这些医药企业存在诸如此类财务会计问题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呢?实际上,这与医药界人们熟知的“带金销售”或“医药回扣”有关。作为生产和销售药品的企业,和其他商品生产者一样,当然希望自己的药品销售多多益善,价格节节攀高,这样就可以得到更多的利润。但是怎样能够做到这些呢?医药行业的潜规则就是医药企业与医疗单位及医生串通一气,通过回扣增加销售,提高药价。医药企业聘用医药代表深入医疗机构,通过高回扣或其他利益诱惑,打通医院药品采购通道,调动医生的处方积极性。在巨大回扣利益面前,这些付出高额回扣的药品或耗材,就顺利地进入了医院的药房,进入了医生的处方。在回扣诱惑下,过度治疗,大处方,不必要的检查项目,高价的耗材,不一而足。凡此种种,人们多方领教,司空见惯。

  医药企业拿出巨额金钱贿赂,打开销售渠道,虽然几乎是公开的秘密,人们不假思索都可以想象是怎么回事,但无论医药代表还是医院以及医生,都心照不宣,秘而不宣,很少留下明显的证据把柄,给治理留下难题。当然,要整治这些问题,线索总会有的。比如,这些作为贿赂的销售费用,在财务上是怎么处理的,实际上往往有迹可循。此次财政部与国家医保局合作进行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就发现使用虚开发票、票据套取资金体外使用,虚构业务事项或利用医药推广公司套取资金,账簿设置不规范等问题。医药企业就是使用五花八门的会计手段,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套取现金进行隐秘活动,实施贿赂。对这些不规范的会计行为进行处罚,一定程度上可以斩断医药企业用于贿赂的资金链。一旦规范了会计行为,无法套出资金,那么,医药代表就很难兑现对医院领导和医生的回扣承诺,回扣的好处无法落实,这办法不灵了。这就是说,通过严格按会计法办事,就一定程度上可以约束医药企业的贿赂能力和手段,达到遏制医药领域腐败,进而降低药价的目的。

  当然,从披露的信息看,处罚医药企业会计违法的力度还是有些小。此次处罚情况显示,财政部对19家企业处以3万到5万元的行政处罚。这一处罚标准依据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会计法》第四十二条,最高处罚金额是5万元。即使是涉及金额超亿元的企业,也只能处以最高5万元的处罚。5万元的处罚有什么威慑力?对于那些能够拿出上亿元用于暗箱操作灰色交易的企业来说,5万元的罚款没有什么杀伤力,不痛不痒,毛毛雨而已。消息说,有关方面正探讨修改会计法,将考虑提高处罚金额以产生更大震慑力。这个当然值得期待。

  除了通过追根溯源遏制医药企业用于药品贿赂的灰色支出,进行处罚,进而遏制“带金销售”行为外,对药品进行以量换价、集中采购的威力或许更大。近些年国家医保局亲自出面,联合一些省市医保和医疗单位,对一些价格偏高,适用广泛的纳入医保的药品和耗材进行集中带量采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由于国家医保局代表的巨大市场,使得一些药品和耗材一旦被成功招标,就有了销量的保证,药企也就无需再迂回曲折地搞什么医药代表,支付巨额的中间成本,于是招标药品和耗材的价格大幅跳水。最典型的是原本均价1.3万元的心脏支架,中间价位下降到700元左右,而最低报价仅469元。这种情况下,医药企业也没有必要养活庞大的医药代表再偷偷摸摸搞贿赂,医生和医院也无法通过开处方搞提成。理论上说,这是治理药品虚高的釜底抽薪之举。

  不过,现实中医院使用的所有药品不可能都由国家医保局牵头进行大范围招标采购,大部分药品仍然由医院自行采购,这仍然给暗箱操作留下了空间,给“带金销售”以适宜的土壤。所以,以量换价集中采购之外的其他治理手段比如法律的惩罚等也是万万不可或缺的。《执业医师法》《刑法》《药品管理法》都对医药回扣等不当行为有明确规定,触犯者面临轻则处分重则坐牢等后果。如果上述种种手段都能用好,医药领域将会迎来风清气正的局面,看病贵等问题有望缓解。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需要引起重视,就是,医院拿回扣高价卖药,医生拿回扣开大处方,与国家医疗投入不足有一定关系。医疗投入不足医院只好“以药养医”,有不得已的苦衷。斩断高价药的利益链条将使医院面临一些实际困难。国家对医疗卫生的投入更多一些,这样,解决药价虚高、医药回扣、以药养医等顽疾就会更容易一些,来自医院和医生的配合、理解和支持也会更多一些。

(文章来源:中国经营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